信任是守护夫妻关系的一道心门。如果没有信任,那么婚姻就会频频“漏风”,夫妻间的关系将会产生裂痕,最终导致破裂。在湖南临湘发生过这么一件奇葩案例,45岁的养猪场老板质疑19岁的儿子非亲生,亲子鉴定结果白纸黑字,居然也不愿意相信。那么这里面有怎样的隐情呢?

曾某开着一家养猪场,里面养了40多头猪,收入颇多。他们家在整个村里都是数一数二的富裕。就在这样富足、美满的生活中,曾某有一天却突然发现了一件大事。他偶尔看到19岁的儿子网名叫“方欣”,心中泛起了嘀咕,为什么儿子不用真名做网名呢?

他突然联想到,妻子在很多年前,曾谈过一名姓方的男友,两人恋情只持续了三个月。这段短暂的恋情过后,他就与妻子在一起了。当时他们俩结婚后仅仅六个月,妻子就为自己诞下了一个儿子。出生的儿子看上去非常健康,并不是早产儿。细思极恐的是,儿子这么多年长大后,容貌酷似方姓男子的儿子,连脸上的黑痣长得都一模一样。曾某想到此,内心突然很崩溃:6个月能生孩子吗?自己怕不是被戴了19年的绿帽!

于是他到妻子秀梅那儿,与她大吵了一架,并扬言要让她净身出户。秀梅非常委屈,提出让儿子与他去做一个亲子鉴定。他们到长沙的鉴定中心进行医学鉴定,结果出来以后,上面显示儿子小曾就是曾某的亲生子。原本秀梅想着这下丈夫该放心了,然而他却拒绝接受这份鉴定,称鉴定中心一定与妻子合谋来欺骗自己。为了给自己讨一份公道,他将这件事捅到了当地的媒体。

曾某的母亲听闻后,赶来他们家指着曾某的鼻子大骂:“你还不嫌丢人!”秀梅看到丈夫如此胡闹,整日以泪洗面。她回忆,这么多年来,自己对这个家庭尽心尽力,照顾曾某的母亲,照顾两人的儿子,还在曾某开养猪场的时候帮他一起看着生意。为了养猪场的生意,她还出了一场意外,不小心断掉一根手指。儿子长大后,她还特地把在外打工的儿子喊回了家,帮着曾某一起照顾家里的生意。小曾因此年纪轻轻的就落下了病根,整天去村头的诊所里针灸按摩治疗腰痛。

为了能给自己正名,秀梅向曾某提出再做一份鉴定,不过这份鉴定是有代价的。如果鉴定结果出来以后,儿子确实是他的亲生儿子,那么他们两人从此以后断绝夫妻关系,曾某名下的养猪场归秀梅所有,而且曾某还得赔偿她和儿子50万元的精神损失。

曾某面对这个提议,却并没有答应,而是口出狂言:“如果做了鉴定以后是亲生的,我就把头砍下来!”不仅如此,他还跪在老父亲的骨灰前,向已故的父亲发誓,儿子绝对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。曾某的迷惑行为,让人禁不住感到疑惑,难道他有一些不正常的心理吗?普通人都不希望自己的另一半出轨,他在看到亲子鉴定后,不仅没有相信,反倒还积极地希望妻子给自己戴了帽子。这样的思维,简直不是普通人能够理解的。

为了能举证猜测,他前后翻了亲子鉴定不下八百遍,终于找出一个微不足道的细节——这份亲子鉴定的日期不对!自己明明是6月8日做的鉴定,但是打印的日期却是5月份。好不容易抓到了妻子的马脚,曾某开心地像个孩子一样。秀梅只好拿着鉴定报告到鉴定中心去询问,当初做鉴定的工作人员在查看过以后称,这份报告确实是他们疏忽了,打印的日期不是做鉴定的日期,而是打印时的日期。因为他们打印报告的时候,忘记修改报告模板中的时间,结果就造成了这样的问题。

为了让曾某相信,他们特地调取了电脑中原版的鉴定记录,记录中不仅详细列出结果,而且也列出了DNA有关的图谱和一些生物检测的结论,图谱和结论都是一一对照的,结果也并没有问题,曾某与小曾确实是父子。这份报告唯一有问题的就只是日期而已。但是曾某却对该鉴定中心产生了极大的不信任和质疑,他坚持认为,妻子一定在里面动了手脚。工作人员只好建议秀梅带丈夫去看一下精神科的医生。

总而言之,最终他们是否做了第二份鉴定尚未得知。曾某的行为确实是比较让人费解,19年前妻子6月产下儿子时,为什么曾某没有对此产生疑惑呢?偏偏到19年后,他突然开始怀疑妻子。可能这中间还有一些隐情,或者曾某的猜测是正确的。

假如曾某的猜测正确,那么他就可以起诉离婚。根据《婚姻法》第三十二条: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,应当进行调解;如感情确已破裂,调解无效,应准予离婚。有下列情形之一,调解无效的,应准予离婚:(一)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;(二)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、遗弃家庭成员的;(三)有赌博、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的;(四)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的;(五)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。

“接盘侠”不属于离婚的条件之一,但是隐瞒怀孕事实的行为属于严重的欺诈行为,根据《婚姻法》第四条:夫妻应当互相忠实,互相尊重;家庭成员间应当敬老爱幼,互相帮助,维护平等、和睦、文明的婚姻家庭关系。这种行为已经违背了夫妻忠实义务。如果曾某想要据此离婚,是可以得到法律支持的,并且可以向秀梅提出损害赔偿。

无论这起案件的结局与否,他们这个家庭恐怕濒临破碎。夫妻间最重要的信任荡然无存,既然如此,其实离婚也未尝不可。否则夫妻两人彼此损耗一生,最终也不会幸福,而且儿子小曾和老母亲也会深受其害。

(本文人名均为化名,部分图片为网图;文章禁止转载、抄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