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性的残忍造就人生的苦难,然而这世上没有人知道人性会低劣到何种程度,就像没有人能够预测人生苦难的深度。在1997年的山东,曾降临了这样一位情况特殊的女婴,她的父亲给她取名为方洋洋。

女婴的母亲没有名字,也没有人知道她到底来自哪里。她是被方洋洋的叔叔方天豹捡回来的,那时方天豹从火车站下车,看见一名神情怪异,衣着脏乱的女子站在那儿不停地徘徊。他见那名女子相貌还算端正清秀,便想着走过去看看她是不是患上了精神病。

不出方天豹所料,该女子在精神上果然异于常人。于是方天豹动了歪心思,他将该女子捡回了家,并强行让她与自己年过40的光棍哥哥成亲。方天豹的哥哥名叫方天木,他与该女子成亲时,刚好满43岁。

1997年,该女子产下一名女婴,方天木老来得女,心里很是喜悦。但是这个女婴的情况却有些特别,在她四岁时,方天木隐隐约约发现了她在精神上的隐患,但是又不敢完全确认。

直到方洋洋长到六岁,却依旧连父母都无法辨认时,方天木这才确认了女儿的确遗传了母亲的精神疾病,只是与母亲相比,她至少有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,这也让方天木放心了不少。毕竟他和女儿之间的年龄差距实在太大了,可能在女儿刚刚出落成姑娘的年纪,他便已然因故去世。这一切都并未可知。

2016年,19岁的方洋洋出落得圆润而美丽。她的父亲和叔叔经过一致商议后决定给她找个好人家,毕竟父亲方天木年事已高,瘦弱而多病,身体一天不如一天。而叔叔方天豹又常年在外打工。倘若方天木突然去世,又有谁会愿意照顾方洋洋和她的母亲呢?

经媒人介绍,方洋洋被嫁给了邻村的张丙。张丙大她六岁,个子不高,瘦瘦黑黑的,父母祖上都是农民。在办婚宴之前,他交了13万元彩礼钱给方天木,方天木还了他五万。事后,为了能让女儿嫁的更风光些,他又拿出5万元给张丙家的新房装修,这样算下来,方天木只收了3万元。

方洋洋与张丙结婚后,张丙带着她去了外地打工。尽管当初张丙早就知道方洋洋有智力上的障碍,但他贪图方洋洋的美貌,还是一意孤行娶了她。可惜的是,他对方洋洋的这种新鲜感很快就失去了。因为比起美貌,他更在乎利益。

当张丙将方洋洋带去外地之后,他才发现这个方洋洋根本就没有办法工作,由于她智力上的障碍,导致没有任何工厂愿意收留她。此外,两人同居一年多了,方洋洋的肚子还是半点动静都没有,张丙将她带去医院体检后才发现,她是不孕体质。

得知这一消息的张丙彻底后悔了,他后悔自己娶了一个花瓶回来。他将妻子方洋洋当成了一个累赘,并企图将这一累赘归还给岳父方天木。在接近年关时,张丙将妻子带了回来,他返乡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找岳父讨要那13万彩礼。

可是那13万彩礼已经归还了5万给张丙,还花去了5万给张丙装修新房,方天木这儿就只剩下3万,又哪来的13万还给他呢?张丙分明就了解情况,却依旧选择装傻,他要求方天木必须拿出整整13万元人民币,否则就不让他的女儿好过。

已经病得瘦骨嶙峋的方天木实在拿不出这笔钱来,张丙提出的这一要求更是加速了他病情的恶化,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女儿被殴打被凌辱,却无能为力。那时,张丙一家将方洋洋锁在柴房里,每天只扔给她几个馒头或者一碗稀粥,让她与家中饲养的畜牲同吃同住。

一年后,方天木因病去世,直到他下葬后,他都未曾见过自己的亲生女儿一面。从前方洋洋在家时,有160余斤,可如今她被张丙一家折磨到只剩70斤。方天豹多次前来张丙家寻她,但是张丙无论如何就是不肯放人,他要求13万必须到位,否则就算方洋洋死在这儿他们也不会放她走。

方天木死后,张丙一家自知那笔彩礼钱已经再没有拿回的希望,便更加凶狠地折磨方洋洋。除了用皮鞭抽她之外,他们还经常用脚踹她,用手掐她,将她的身体当成自己的泄愤工具。

2019年1月30日,山东的冬季十分寒冷,外面是一片雾茫茫的白色。方洋洋蜷缩在老旧的柴房里,她的婆婆早起给她倒了一碗稀粥,见她不肯吃,一时来气用剪刀往她身上狠狠地扎了几刀。

傍晚时分,方洋洋的公公喝酒归来,他打开柴房,对着方洋洋就是一顿拳打脚踢,他嘴里不停地嚷嚷着:“不还钱,让你不还钱,养你这个废物有什么用。”一怒之下,他将酒瓶重重地砸向了方洋洋的头……

第二天清晨,年仅22岁的方洋洋永远地告别了世界。她的叔叔方天豹听闻她死后,将张丙一家告上了法庭。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二百六十条:虐待家庭成员,情节恶劣的,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。犯前款罪,致使被害人重伤、死亡的,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
最终,法院判处张丙一家三口有期徒刑分别为11年、6年以及1年零8个月。这个毫无人性的家庭最终还是受到了处罚,而方天豹在方洋洋死后,让她的骨灰和他人举办了阴婚,并收下5000元彩礼钱。他称这笔钱可以给方洋洋办一场风光的葬礼。

这个年轻的女孩,以错误的方式来到世上,最终却也还是以错误的方式离开了。